shuochanggequ    

歌中帶劇:9+2首 口白+演唱的說唱歌曲

By: 1319

S.H.E. 的 Ella 近期推出了《Why Not》專輯,其主打歌〈有何不可〉在歌曲中融入了大量口白。先不評價成品如何,起碼〈有何不可〉讓更廣大的聽眾,聽見了一首歌曲在結構與製作上更多的可能性:歌曲未必全用唱/rap 的,也可以用劇情式的口白念的,甚至一整段主歌用口白帶過,有何不可?

歌手以口白詮釋歌曲,雖少了音域的元素,但也並沒有因此更容易交差:念得好的口白,能與歌曲的情緒渲染力相乘,使其加分不少;念得不好的,則使整首歌曲變得做作,假鬼假怪,甚至淪為笑柄。這自是比唱歌還需要更多情感,更准拿捏的一件事。或許因為如此,把說唱歌曲詮釋得好的歌手,大多好像跟舞台劇和金鐘獎有一點關係。

回想起來,口白+旋律的說唱歌曲,並沒有如〈有何不可〉的文案說的那般“實驗音樂”:其實90年代主打級的情歌,也不乏這類說唱歌曲。雖然比起“結構正常”的情歌,數量還是少得可憐啦。所以這次歌單的歌曲沒有很多,為了湊數甚至還偷渡了幾首(非常)近代的歌曲,但還是推薦給各位這幾首(做得很好的)念唱歌曲,並希望有鑒古知新的作用(什麼鬼!?)。

(順道提,饒舌歌曲與全口白歌曲不在選歌範圍哦。)

-

1)萬芳 〈Fly Away〉
“轉身之前,隱約看見了你眼眶中的淚水。知道我曾經存在在你的心裡,我想,那就夠了。”
〈Fly Away〉是萬芳《割愛》專輯的第一首曲目。開場短短的一段口白,念畢,聽歌的人卻已卸下心防。


2)坣娜 〈慶幸〉
90年代苦情歌的代表女歌手之一。〈慶幸〉腥風血雨的情傷自我療愈之路,原已夠苦澀的旋律,再加入一段苦澀的對白,十足銷魂(還記得老黃瓜在[致青春90]的陳潔儀歌單提到很能寫出戲劇張力的吳旭文嗎,〈慶幸〉的詞曲也是出自他手)。
慶幸演唱的是坣娜,口白中的口吻拿捏得宜,情緒自然流露,沒讓這段口白淪為煽情或矯情。


3)蘇永康 〈舊愛還是最美〉
當然,怎能遺漏這首在K歌包廂或歌唱比賽裡,讓許多歌迷被考倒/淪為笑柄的經典念唱K歌曲目?
(此類口白難倒K歌迷的歌曲,亦有陳奕迅〈婚禮的祝福〉與辛曉琪〈領悟〉。但那兩首口白的篇幅很短,收進這個歌單裡形同玩臭,所以特此一提為延伸聆聽吧。)


4)林慧萍〈驛〉(口白:黃舒駿)
口白未必由演唱的歌手演繹,找來另一個聲音助陣,也能開啟更多故事與畫面的可能性:男主角與女主角、當事者與旁觀者、現在式與過去式...
黃舒駿以口白敘事,林慧萍以演唱現身說法,民謠吉他的編曲,是流行苦情歌外的另一種憂傷。


5)葉歡〈因為愛你〉(口白:姜育恆)
唱歌與口白由不同歌手詮釋的另一佳作 (選曲開始有點冷門了...)


6)潘麗麗 〈再會吧 北投〉(口白:陳明章)
選曲好像越來越冷門了吼,但沒辦法,硬是想推薦這首陳明章創作的台語歌。
非常淒美,尤其在下雨的夜晚聽這首歌時。猶如侯孝賢的電影裡,感受到小人物在大時代中,那種無力的悲苦。


7)董事長樂團〈新男性的復仇〉
既然已涉足台語歌,不如來多一首:台語界的說唱歌曲中,〈男性的復仇〉絕對是經典。
2006年,董事長樂團給它 update 了一下,使悲憤的原曲,搖身一變成為輕鬆詼諧的〈新男性的復仇〉,卻仍不失琅琅上口。


8)ASOS 〈愛你愛到死〉
把那些悲情苦澀的男歡女愛狠狠的撇開吧。比起〈有何不可〉,這首〈愛你愛到死〉絕對更具神經質、更具爭議性。喜歡的聽眾可以愛到死,討厭的聽眾也應該恨到死,即便過了13年,仍是如此。
“就連你拉的屎,我都能大口大口的吃”,實在不辱《變態少女》的專輯名稱。


9)夏宇+噬菌體 〈錯不在我〉
當詩人與流行音樂邂逅,推出念詩+唱歌的說唱歌曲,好像是件再自然不過的事。夏宇在2002年與許多當時還未浮上主流檯面的地下音樂人合作,推出了《愈混樂隊》一整張以詩入歌的專輯。無論是音樂創作或專輯形式,都具極強的實驗性與原創性,可惜卻僅是一小群知音中流傳的小秘密。
(順道一提,當時還未加入 F.I.R. 的 Faye 初試啼聲,就在此張。)(但不是此首。)


10)Hello Nico +夏宇〈我們苦難的馬戲班〉
說到夏宇以詩入歌的作品,怎麼能不提與 Hello Nico 合作,入圍第八屆 Freshmusic Awards 十大單曲(30強)的〈我們苦難的馬戲班〉?



11)王榆鈞與時間樂隊 〈假面遊行〉
又,提到第八屆 Freshmusic Awards,當然也要趁機推薦另一張以詩入歌的入圍作品,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的《頹圮花園》。


-

好吧,歌單好像離青春的90年代越來越遠了,也是該擱筆的時候了(草率結尾)。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Freshmusic 音樂雜誌

fresh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