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皮匠,我在2002愛上的本地樂團。 是,我因偶爾瘋狂,所以需要臭皮匠。我會爾時厭世,所以聆聽臭皮匠。

那幾年,一波本地中文獨立音樂的熱浪 - 心微、se7en、乒乓,(就連 The Observatory 似乎也是當時冒出的樂團)激發了當時蓬勃的本地音樂市場(我們的孫燕姿帶著一列的本地歌手在外頭發光發熱)。

這時間順序更可能是我記憶的胡亂拼湊;把他們放在一起,在那個音樂與我生活相隨的日子,那種會飛速奔馳到唱片行購買熱騰騰專輯的世代。

一張 EP 要讓人「留連忘返」,不容易。但臭皮匠做到了。

怎麼會有一群新加坡年輕人用廣東話思考、創作? 我認識的亞洲饒舌搖滾團隊不多。當時知道的應該就只有香港的 LMF 了。然而地域的抽離,語言的隔離,讓 LMF 的音樂無法深刻打動我(除了與 Sammi 合唱的「愛是...」)。臭皮匠的粵語饒舌,卻相反的能在華語“酷”的島國讓我一起蹦跳。混雜著驕傲與興奮,沈澱了7年,終於能再次聽到臭皮匠有新作品與大家見面。

「這一秒不放棄,下一秒有奇蹟,就算失敗別失意,相信自己可以。」

《就是現在 Now or Never》、《這一秒》都是勵志人心的佳作,非常適和現在經濟不景的低靡狀態。你或許會懷疑:「饒舌?勵志?」

但真的,音樂裡,搖滾的動力讓你想衝向陽光,不怕灼傷。

《就是現在》+《這一秒》 preview 片段:



2002 年的“抒情”饒舌歌曲 〈別逃〉(我非常喜歡)

fresh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