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導演 Yasmin Ahmad 的電影《Mukhsin》裡頭,有一幕讓我印象特別深刻。故事講述一對小情侶,女生 Orked 天性固執堅強,不像一般女生穿花裙玩‘擺家樂‘。她愛穿褲子,踢足球,而村裡的男生都不懂得欣賞,總看不起她。男生 Mukhsin 從別村回來度暑假。情荳初發的兩個小孩子,愛上了彼此。影片描述單純的初戀,而像所有人的初戀一樣,它都是人生裡交代世事無常,終究有離別遺憾的第一堂課。



我記得的那一幕,是 Mukhsin 在計程車的後座,來到村莊的時候,把車窗拗下,把手臂伸出車窗口,用手腕在風裡’衝浪‘的畫面。我第一次體驗手腕在風裡衝浪的感覺是莫一年與家人到夏威夷旅行的時候,身為洋人的舅舅開著車一隻手控車盤一隻手衝風浪。而我們也有樣學樣,愛上了。但我一直以為只有在外國,有沿海,環山,環島的公路才有可能衝風浪。可能也因為父母害怕我在島國繁忙的車道上讓自己的手腳受傷,所以我從小就沒有這樣的體驗。當我看到螢幕上的馬來西亞也能如此愜情的時候,我不屑的想在自己的島國試著同樣的衝風浪。於是有一個晚上,在無人的公路上,我同樣的拗下車窗,看見自己的手腕駛過燈火璀璨的市區天線。雖然聞不到村裡的草木或夏威夷的沙海,我卻已找回了旅人的心情。



初聽 Sandro Perri 的音樂就是讓我有那麼多的畫面湧入心頭,宛如風聲,輕鬆爽快,但絕不輕易忘卻。“Family Tree”多重的音樂層次就讓我對他很有興趣。聽了完整的《Tiny Mirrors》後,更是讓我拍桌驚嘆,“太絕了!” 很多編曲,曲子的標準可能性,他都越限了,可他都不嘈嚷,而且很微妙得融入。有時,小段的精彩編曲只出現一次,或許四秒,或許半秒,輕盈無比,卻讓我無法忘懷。(你一定要聽 Double Suicide, The Mime, 還有 You're The One 這三首歌曲,保證精細巧妙,仔細聽一定有驚喜。)

唱口水歌對歌手來說一定是挑戰。Sandro Perri 很厲害。我聽了很久才察覺它原來是口水歌。他把 Harry Nilsson 的 “Everybody‘s Talking” 變成另一首歌了。

這張有點 Blues,有點 Folk 的專輯,很適合讓你撫平一天的浮躁。不妨試試偶時拗下車窗,讓迎面而來的風浪沖走一天的疲憊,Sandro Perri 的音樂陪你的心情去旅行。



全站熱搜

fresh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