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辑:每日
歌手:罗思容


在台北看万芳的《房间剧场》,却买了罗思容回家。
吸引我的,是那把干净、嘹亮、如天籁般的歌声。即使作为表演前的入场音乐,依然抢眼。

在听专辑之前,先收起你的先入为主。
客家专辑自然有它不同之处。

有些人的歌声是天生的,收放自如,为专辑加了很多分。

罗思容身兼多职,既是母亲也是一个歌者,更包办专辑的制作、画作和大部分的词曲,有没有得到台湾金曲奖最佳潜力新人,不重要,她的出席更令人欣慰。她要说的,何止是一般流行音乐,也没必要奖项的肯定。

因为是客家人,所以听这张专辑特别有感觉。尤其像罗思容这样一个新时代女性,想要透过音乐改变一般人对客家女性的观感,在这样艰难的音乐市场,更是难能可贵。

专辑尝试描绘新一代的客家女性,从压抑的传统走出,迎接更美好的未来。编曲的乐器就非一般,有这辈子还没见过的椰胡、木铃,还有乍听之下很不“搭嘎”的萨克斯风,可想而知它不是简单的山歌吟唱而已。因为帮过世的父亲整理诗集,而有所领悟,决定投身歌诗创作,以音乐传达理念。

《离家》意外地没有悲戚,反而是轻快的音符,象征被定型的客家女性,也可以离开安乐窝,追寻自己的未来。《想归想飞》却沉重地点出现代人飞翔与归来的矛盾。罗思容《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有段念白“赚那么多钱要做什么”,口气亲切地让我想起过世的奶奶,配搭口琴更突显无助哀伤,结尾“解决”二字嘎然而止,有画龙点睛的效果。而《跈等阿姆跳舞》和《厓不过四五十岁定定》则写出女性解放,不因年龄而有所束缚。颠覆却出现在last track的《孤毛头》,逗趣调皮。

一个将近50岁的女人,为民族,为性别平反,单这个勇气和精神就已经值得大声鼓掌。山歌吟唱的生命莫过于此。

如果主流以外的是冷门,我希望你能给“更冷门”的客家音乐一个机会。
与其说是客家音乐,不如说给这个民族一个机会。
那会是另外一种风景。

我请你听:《落水天》、《七层塔介滋味》、《跈等阿姆跳舞》、《厓不过四五十岁定定》、《孤毛头》

这张专辑值:8.5

以下影片,让你听见罗思容。



很多人都说音乐真的能跨越语言,那你愿意给客家歌曲一个聆听的机会吗?那客家读者,你又会不会听听属于自己方言的歌曲?请你留言分享交流 ~

全站熱搜

fresh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