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bucket

繁体版
伯乐

生命中需要伯乐,但演唱会真的不是一定要唱《伯乐》才叫圆满。

“那只是他们认定的主打歌,不一定是我的主打歌。” 我想起宥嘉曾经那么说。

台北场的时候,《伯乐》还在歌单里头,如今已被宥嘉删除。来到了最后一场,我不反对这样的忠于自己。其实我也喜欢《伯乐》,但我也相信演唱会还有更多的好歌可以弥补。例如《慢一点》、《请说》,平时听不到,这次终于如愿。毕竟,有多少机会这些非主打歌可以曝光?电视台、颁奖典礼主办单位肯定压根都不会答应。


神秘嘉宾

这或许是宥嘉需要改进的一块。

不是《神秘嘉宾》没有唱好,而是宥嘉或许得想办法怎么和不熟络的来宾,至少不要看起来毫无默契可言。

宥嘉得到的音乐自由,也需要一些商业妥协才能真的完成。和Olivia 以及SHE 的近乎零点的默契,唱的人好像勉强,看的人也格外辛苦。尴尬了观众,尴尬了宥嘉,也尴尬了来宾。

不可能没有来宾,听SHE出场的尖叫声就知道她们也负责扛下票房,如果少了她们,入座率可想而知。不能妥协,就只能做到最好。


谢谢

懂得感激的人,会走的更远。

谢谢乐手、幕后团队、Dancers,这些都是基本的,应该的。但会真的一个个握手,拥抱的,我只记得还有一些天王们会那么做。

所以,他们成功。

宥嘉90度鞠躬,满口不停的谢谢,是诚意加上尊敬。

大概没有多少次会听到有歌手感激作词人。罕见的,《残酷月光》之后,更是要求时间好好感谢作词的向月娥老师。

对买票进来的观众来说,宥嘉用 Encore 来回馈,说感激。

《查无此人》、“Oh My Love”,陈小霞和John Lennon ,冷门可是动人。

“Stand By Me”、《狂人日记》、《开到荼靡》、《雨和眼泪》,看见他终于抛下包袱,彻底奔放的演唱。我们也找到真正呐喊的理由。


散场

“迷宫”结束。回头一看,是一排来自台湾的歌迷。虽然没有要到第三次Encore,但看她们自得其乐的演唱宥嘉没有演唱的歌曲,至少我觉得她们应该是快乐的。

带着满满的不确定走进迷宫,中间时而迷失、时而遇见温情、时而找到快乐狂欢的理由,最后慢慢找到出口,宥嘉《狂人日记》Ending 的撕吼呐喊,或许就是解脱后的宣泄。

就让一切理想化,我相信我们和林宥嘉都走出迷宫,准备开始下一个旅程。


《雨和眼泪》

fresh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